来自 历史故事 2019-10-07 02:0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365bet赌城网上充值 > 历史故事 > 正文

人世间最美最富诗情的一场花火,清朝第一词人

纳兰容若最美的情诗

公元1655年,农历十二月十二,京城大雪纷飞。就在那一天的清晨,明珠府邸传来清亮的男婴啼哭声。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将会与“词”联系在一起;更没有人知道,他踮着脚尖走过时间的沙滩,却倾倒无数后人。这个可以被称之为传奇的男子,就是纳兰容若。在他短短三十一年的人生里,他家世显赫,他仕途亨通,他名满天下;有深爱他的妻子,有仰慕他的小妾,有才华横溢的红颜知己,有心意相通的朋友⋯⋯对于那些怀才不遇、报国无门的人而言,他无疑是幸运的。但对于身处喧嚣繁华的京城的容若,或许有关于政治、仕途、利益的东西,都不是他想要的。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多年来,《纳兰词》越来越普及,无数人念着“人生若只如初见”,念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念着“当时只道是寻常”;懂点皮毛的人还会知道《木兰花令》是“拟古决绝词·柬友”,知道他原名是纳兰成德,知道他为亡妻写下五十多首悼亡词;更有心的,会去买各种各样的词传,从众说纷纭之中依稀看见他的一点影子。然而无论如何,我们都只能小心翼翼的靠近他——靠近一点,再近一点,却似乎永远有一层迷雾,将他掩盖在一个虚无的,触不可及的地方。纪伯伦在《先知》中写道:你们可以庇护孩子的身体/但不能禁锢他们的灵魂/他们的灵魂栖息于明日之屋/那是你们在梦中也无法造访之境。或许那仙境就是“明日之屋”吧?在这浮躁的大千世界里,安静已经成了最奢侈的东西。

图片 1

文坛史上,有关于容若很重要的两个时间点。一个是发生在康熙十年,被誉为中国词坛史上一件盛事的“秋水轩唱和”,另一个则是康熙二十四年,容若31岁时,所写下的《与梁药亭书》。一个是他初入词坛,声名鹊起之时;一个是他仕途风顺,名满天下之时。可无论过了多久,他还是那个站在枯梅树下,面对几个女孩子期待的眼神,紧张对出一首词的少年。君子当如墨,君子当谦谦,君子当是浊世佳公子。《卫风·淇奥》中所描述的,那也就如此了吧。亦或者,这世间所有的语句,在形容他时都是苍白无力的。他站在那,仿佛就是一树花开,一场风景。“其词哀婉清丽,颇有南唐后主遗风”,现在很多资料里,都会这样形容他的词风。这么多年,人人赞他为“清朝第一词人”,连王国维都给予“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的高度评价。而他永远都是安然一笑,淡然处之。

是呀,一个单纯的孩子,怎么会在意那些无谓的名与利呢?人间惆怅客如何,君王天下事又如何?文武双全如何,家世显赫又如何?那年吴三桂谋反,他为保父亲平安,一首五言长诗一蹴而就。父亲平安了,被冤死的知县也运回家乡安葬,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唯有他依旧想着那位杀死小妾、孩子、妇孺、老人当饭吃,只为守城的将军所言:“所欲忠者,国与主尔”。所谓忠诚,是对自尊还是百姓?那时,他随康熙出征,白天一展豪气,夜里却又发出“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的感叹。身处金戈铁马中,想起的却是千家万户的捣衣声。木杵砸在衣服上,也砸在心上,一声声都该满含担忧和思念吧?虽然卢氏难产而死,可他对她的爱至死不渝。许是她的温柔,许是她曾说的“世间最悲伤的字是‘若’”,不过我更愿意相信,他对“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有着孩子般的偏执,单纯却不幼稚。所以才有那样简明扼要的呼喊声,一生一世一双人。他是喜欢沈宛的,但也仅是喜爱。他可以给沈宛一切,但随卢氏一起死去的爱情,他给不了。有人说这大概就是,在爱情里一个人听过多少“我爱你”,另一个人就听过多少“对不起”。不到半年光景,沈宛南下乌程,时年康熙二十四年。严绳孙辞官告老还乡之际,他们都以为还有相见之日,却怎料造化弄人,这一次的分别竟是永远的离别。

那天,五月三十日。与亡妻同日。也许会是举国悲恸,至少文人们是这样。徐乾学、姜宸英、顾贞观、朱彝尊、严绳孙,都为他写了悼词和墓志铭。容若的好友曹寅在暮暮垂老之际也感叹道,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曾经的那些评析,包括我今日所写的,都只不过是个猜测,是我们对他的仰望与敬慕。就像我们永远无法得知,《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柬友》究竟是写给爱人还是友人。

图片 2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那一树飘零的夜合花瓣,随着顾贞观的视线,飞过庭院与侯门,飞过明媚与忧伤;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沈宛的爱情,终究只像这芭蕉的叶子,一重一重的卷着,在潮湿温润的江南;故人心尚永,故心人不见。严绳孙信步回程。不带走一尾鱼儿,只带走满池荷香。实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过沈宛,有没有过容若那传奇而早逝的表妹,历史上一直是个迷。如今的明珠府邸已经改为宋庆龄故居,陪伴他多年的渌水亭也早在清朝就不复踪迹。除了史书上留下的只言片语,和他那三百诗词以外,仿佛他从没出现过。当人们虔诚的祭拜着宋庆龄故居中的夜合花树,纳兰出现的那三十一年,成了历史上最美的一场梦,一直笼罩了三百六十年。

公元1655年,农历十二月十二,京城大雪纷飞。就在那一天的清晨,明珠府邸传来清亮的男婴啼哭声。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将会与“词”联系在一起;更没有人知道,他踮着脚尖走过时间的沙滩,却倾倒无数后人。这个可以被称之为传奇的男子,就是纳兰容若。在他短短三十一年的人生里,他家世显赫,他仕途亨通,他名满天下;有深爱他的妻子,有仰慕他的小妾,有才华横溢的红颜知己,有心意相通的朋友??对于那些怀才不遇、报国无门的人而言,他无疑是幸运的。但对于身处喧嚣繁华的京城的容若,或许有关于政治、仕途、利益的东西,都不是他想要的。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使得纳兰词的声名鹊起,也逐渐开始了对纳兰容若以及纳兰词的研究。

相关阅读

韩国第一美女是谁,十大2017最新韩国最美女星排行榜

韩国的美女帅哥在中国一直都很受欢迎。那些年,曾让我们通宵达旦的韩剧,韩国的美女帅哥简直是迷倒了一大批的男女老少。韩剧里的主角

卢嘉丽:史上最美情妇不知所踪 和谁上过床名单被曝光

卢嘉丽,江苏镇江人,有很多重的身份,艺人、模特、公司领导,最重要的就是高官情妇,卢嘉丽被网友誉为是史上最美情妇,依靠资本和美色诱惑了

2017中国最美网络女主播都有谁?十大直播女神排行榜

手机直播是现在最为火热的一个生活方式,可以通过直播来认识更多的人,还可以赚点小钱。不少的宅男朋友喜欢在美女直播平台观看美女直

中国最美的女人是谁?4000年一遇美少女?

2014年的时候,中国女子团队SNH48的成员鞠婧祎被日本人评选为“4000年一遇的美女”,这样高的评价是否真的就配得上这位鞠婧祎呢?虽然

吉增佩玛:不丹国的最美王后 与国王童话般爱情令人羡慕

吉增佩玛,一位标准的90后,是1990年出生的,是不丹国王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的王后,要说起不丹国王和她两个人的恋情可以说

纳兰容若 康熙 明珠 清朝

多年来,《纳兰词》越来越普及,无数人念着“人生若只如初见”,念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念着“当时只道是寻常”;懂点皮毛的人还会知道《木兰花令》是“拟古决绝词·柬友”,知道他原名是纳兰成德,知道他为亡妻写下五十多首悼亡词;更有心的,会去买各种各样的词传,从众说纷纭之中依稀看见他的一点影子。然而无论如何,我们都只能小心翼翼的靠近他——靠近一点,再近一点,却似乎永远有一层迷雾,将他掩盖在一个虚无的,触不可及的地方。纪伯伦在《先知》中写道:你们可以庇护孩子的身体/但不能禁锢他们的灵魂/他们的灵魂栖息于明日之屋/那是你们在梦中也无法造访之境。或许那仙境就是“明日之屋”吧?在这浮躁的大千世界里,安静已经成了最奢侈的东西。

这首词完整的表达如下:

文坛史上,有关于容若很重要的两个时间点。一个是发生在康熙十年,被誉为中国词坛史上一件盛事的“秋水轩唱和”,另一个则是康熙二十四年,容若31岁时,所写下的《与梁药亭书》。一个是他初入词坛,声名鹊起之时;一个是他仕途风顺,名满天下之时。可无论过了多久,他还是那个站在枯梅树下,面对几个女孩子期待的眼神,紧张对出一首词的少年。君子当如墨,君子当谦谦,君子当是浊世佳公子。《卫风·淇奥》中所描述的,那也就如此了吧。亦或者,这世间所有的语句,在形容他时都是苍白无力的。他站在那,仿佛就是一树花开,一场风景。“其词哀婉清丽,颇有南唐后主遗风”,现在很多资料里,都会这样形容他的词风。这么多年,人人赞他为“清朝第一词人”,连王国维都给予“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的高度评价。而他永远都是安然一笑,淡然处之。

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

是呀,一个单纯的孩子,怎么会在意那些无谓的名与利呢?人间惆怅客如何,君王天下事又如何?文武双全如何,家世显赫又如何?那年吴三桂谋反,他为保父亲平安,一首五言长诗一蹴而就。父亲平安了,被冤死的知县也运回家乡安葬,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唯有他依旧想着那位杀死小妾、孩子、妇孺、老人当饭吃,只为守城的将军所言:“所欲忠者,国与主尔”。所谓忠诚,是对自尊还是百姓?那时,他随康熙出征,白天一展豪气,夜里却又发出“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的感叹。身处金戈铁马中,想起的却是千家万户的捣衣声。木杵砸在衣服上,也砸在心上,一声声都该满含担忧和思念吧?虽然卢氏难产而死,可他对她的爱至死不渝。许是她的温柔,许是她曾说的“世间最悲伤的字是‘若’”,不过我更愿意相信,他对“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有着孩子般的偏执,单纯却不幼稚。所以才有那样简明扼要的呼喊声,一生一世一双人。他是喜欢沈宛的,但也仅是喜爱。他可以给沈宛一切,但随卢氏一起死去的爱情,他给不了。有人说这大概就是,在爱情里一个人听过多少“我爱你”,另一个人就听过多少“对不起”。不到半年光景,沈宛南下乌程,时年康熙二十四年。严绳孙辞官告老还乡之际,他们都以为还有相见之日,却怎料造化弄人,这一次的分别竟是永远的离别。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那天,五月三十日。与亡妻同日。也许会是举国悲恸,至少文人们是这样。徐乾学、姜宸英、顾贞观、朱彝尊、严绳孙,都为他写了悼词和墓志铭。容若的好友曹寅在暮暮垂老之际也感叹道,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曾经的那些评析,包括我今日所写的,都只不过是个猜测,是我们对他的仰望与敬慕。就像我们永远无法得知,《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柬友》究竟是写给爱人还是友人。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悻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那一树飘零的夜合花瓣,随着顾贞观的视线,飞过庭院与侯门,飞过明媚与忧伤;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沈宛的爱情,终究只像这芭蕉的叶子,一重一重的卷着,在潮湿温润的江南;故人心尚永,故心人不见。严绳孙信步回程。不带走一尾鱼儿,只带走满池荷香。实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过沈宛,有没有过容若那传奇而早逝的表妹,历史上一直是个迷。如今的明珠府邸已经改为宋庆龄故居,陪伴他多年的渌水亭也早在清朝就不复踪迹。除了史书上留下的只言片语,和他那三百诗词以外,仿佛他从没出现过。当人们虔诚的祭拜着宋庆龄故居中的夜合花树,纳兰出现的那三十一年,成了历史上最美的一场梦,一直笼罩了三百六十年。

纳兰容若,名字是纳兰性德(1655年——1685年),原名纳兰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

满族正黄旗人,祖上和爱新觉罗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关系。

纳兰家族是曾经是海西女真族的叶赫那拉家族的首领,后来被爱新觉罗家族也就是当时非常强大的建州女真族吞并。

纳兰家族和爱新觉罗家族有过两次联姻,第一次是容若曾祖父的妹妹孟古格格通过政治联姻嫁以努尔哈赤,第二次则是纳兰成德的父亲纳兰明珠娶了努尔哈赤小儿子阿济格之女和舍里氏。

古人家学或者私塾一般的课程是六艺,亦即系:礼乐射御书数。

满族人是马背上的民族,清朝初期对于武这方面是一个硬性的要求。

容若自小聪慧过人,勤奋好学,文能熟背经史,武能熟习骑射,真可谓是能文能武的全才。

康熙十年(1671年),17岁的容若入国子监(中央官学),成绩出众,第二年,容若乡试中举,第三年,通过礼部会试,但是殿试的时候此时19岁的容若却因为患寒疾未能参加,容若只能回家调理身体。

此时容若在家养病,错过了殿试的他,身体上的不适也引发了精神上的困苦。

此时容若父母欲为他娶亲,但是一时之间觅不到门当户对的女家,于是先为他置了一个妾氏颜氏,聊以慰藉。

康熙十三年,康熙21岁,容若20岁,娶得门当户对的当时两广总督兵部尚书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汉族人卢兴祖18岁的女儿为妻。

两小夫妻恩爱有加,举案齐眉,鸾凤和鸣,相敬如宾,琴瑟和谐。加上卢氏也知书达理,和容若有精神上的交融。

纳兰也为和卢氏这段美满的婚姻生活写过很多充满情调和爱意的词。如:《蝶恋花》试扑流萤,惊起双栖蝶。瘦断玉腰沾粉叶,人生那不相思绝。

带着成家立业的人生步骤,也乘着和谐婚姻的喜悦,容若22岁那年,也就是康熙十五年春,容若考取了进士,并且被授予三等侍卫。

虽然带刀侍卫并非容若所憧憬的仕途,但在外人看来人生应有的成家立业似乎都走上了正轨,可惜好景不长,容若23岁那年,卢氏因为难产落下病根,一个月后去世。

容若痛不欲生,悲痛欲绝,沉重的悲伤夹带着思妻的情绪,写下了二三十首纪念亡妻的悼亡词。如:《南乡子 为亡妇题照》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容若的仕途也似乎得不到自己的理想状态,虽然后来有升级为二等侍卫、一等侍卫。但是他总是希望能够摆脱这些所谓的亲信、贴身侍卫的职务,希望能够创造出一番新天。

似乎康熙十分喜欢这个有才华,能文能武,年龄又和自己相仿的少年。一般康熙出去视察或者狩猎都会带着容若,与俄国签订了《尼布楚条约》之后,康熙赴北部视察,容若跟随,浏览了边塞风光,后来写了别开生面的边塞词。如:《浣溪沙》一抹晚烟荒戍垒,半竿斜日旧关城。古今幽恨几时乎?

为了让容若重新振作起来,明珠夫妇为容若觅得一门亲事,卢氏去世后三年,满族女子官氏被迎娶入纳兰家。

虽然容若已然尽丈夫的责任,也和官氏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但可能是官氏并不舞文弄墨,与容若在精神上文墨上缺少来往。

容若于是仿效诸多前辈诗人到烟柳之地寻觅艺妓词人,在好友顾贞观的暗助下,1684年,在容若30岁那年,于江南寻得艺妓女词人沈宛,容若爱之如宝,遂纳之为妾。

然而,由于容若职位的特殊性,双亲也优先为容若的前途考虑,遂将已是情投意合、志趣相投相的两人棒打鸳鸯。

1685年,容若31岁,容若重回到江南与沈宛相处了三四个月后,于那年的5月因恶寒英年早逝。留给了后世人一个可惜遗憾的背影以及众多才华横溢的词。

注:古代人算年龄一般会在年份相减之后加一就是当时说的年龄,因为古代人是按照生肖来算年龄的,并非新历法。

本文由365bet赌城网上充值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人世间最美最富诗情的一场花火,清朝第一词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