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历史百科 2019-11-24 16:3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365bet赌城网上充值 > 历史百科 > 正文

随笔为不可能一挥而就疲劳引领情怀之路,意气

■文学的独立性在虚构,只不过这种虚构是艺术意义上的。在质感上,虚构的文学其真实性总是大于局部的生活真实。不管是文字的,还是口语的,所有试图进入生活本身、人生本身的叙事方式都存在虚构。叙事是一把尺子,尺子的长度是有限的,生活与人生是无限的,想要知道生活本身有多长,想要了解人生的长度,唯有在尺子量得某些基本尺寸后,再通过虚构才能达到。

无论是从介入并服务当代中国社会现实的广度和深度来说,还是从一位文学名家在创作中以谦恭态度对类型化、大众化、通俗化文学的学习和借鉴来说,刘醒龙的《蟠虺》(原载《人民文学》杂志2014年第4期,上海文艺出版社2014年4月出版)都是不应被忽视的。

湖北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刘醒龙今年第一次参加上海书展,昨天赶往海岛崇明参与分会场活动。午餐时一落座,便找起辣椒来,荆楚口味,看来不管到哪都不会变。

□作为一个稳健创作的作家,虚构作品依旧是创作的第一选择吗?您现在对什么样的题材感兴趣?

图片 1

小说;书展;分会场;上海书展;茅盾文学奖

文学一定要成为政治的品格向导

图片 2

写作《蟠虺》期间,刘醒龙患上带状疱疹,“痛苦。写还是不写,成了一个问题。但不写更痛苦,我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继续写下去。”在《蟠虺》开头,刘醒龙写下这样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识时务者为圣贤。”他说,这是自己创作的初衷——望天下少一些追势利的俊杰,而多一些有理想的圣贤,“写作者就是要做不识时务者,读书人也应该少一些功利心。小说的使命之一是为思想与技术都不能解决的困顿引领一条情怀之路,而读书是要让心灵更干净、灵魂更强大。”

□我觉得您是一个有风骨的作家,但坦率地说,您的小说离政治太近了。您怎么看?

与一般文物案件不同,这个重大国宝丢失案件的侦破主角,是楚学领域的几位顶尖专家及关心他们的亲属和社会各界朋友,其中甚至有曾经的挖墓大盗。而对破案进行严重干扰的,却是企图借国宝沽名钓誉的权力人物,以及为他们服务的文物掮客和维护自己学术地位的个别学者。于是,这桩持续了二十余年的文物大案,被演化为权力与学术、国家安全与专业良知的漫长博弈,成为德行与权术、良知与背叛、光荣与黑暗的角力。国宝重器被赋予了远远超过它历史文化价值的象征意义,而寻找它所经历的种种扑朔迷离的过程,也就成为了一部思想文化和学者人格的长篇寓言。如果说此前作家这样的敏感,或许会被认为是一种空穴来风的想象力过剩的话,那么在今天,随着某些位高权重的官员们重大贪腐案件细节的纷纷披露,作者所传达的社会政治、文化和学术界的乱象与黑暗,就是在直面当下现实问题,有着居安思危的深重忧患。

图片 3

关于作品

小说中,事件的主导者曾本之是楚学研究泰斗级的人物。作者在他身上有着超出单纯学术品质和人格精神之外的深刻寄寓。他凭借自己的专业成就,登上了曾侯乙青铜文物研究的顶峰,并成为许多后学人物的晋身之阶。书中的文化厅副厅长,后来又成为地位显赫的青铜器研究院长的郑雄,正是依靠他的“学生”兼“女婿”身份,并以维护、保卫他的地位之名义,而得到这一切,并受到政界人物的青睐。然而庆幸的是,曾本之并没有被蒙蔽,不仅最早发现了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被盗,清理了门户,而且公开承认了关乎自己学术生命的学术观点是靠不住的。之所以在与自己观点不同的同辈专家郝嘉死后的二十年中隐而不发,只是他已经自觉而勇敢地承担了找回真品国宝的重大使命和学术责任。他的人格精神高贵,无私无畏,拥有知识分子的学术良心。得道多助,与他为了一个共同使命并肩战斗的,还有被逼自杀的郝嘉及他的儿子郝文章,老学者马跃之及女儿曾小安,学生万乙,警察沙璐,妻子安静等。就连已在狱中的文物大盗何向东及他的妻子华姐,在知道了“老省长”、熊达世等人偷盗国家青铜重器的重大阴谋后,也幡然悔悟,为真宝的回归而全力以赴。曾本之成为了在国家司法力量之外的护宝领军人物和民间、学界的行动核心。小说将曾本之塑造为一个兼有政治家的敏感、侦探家的缜密、预言家的神秘、决策者的行动力和学界良知的多项全能的角色,尽管其中或许会有违生活真实之处,但在这部寓言体文本所虚构的世界中,又具有了一定的合法性。

伦敦、巴黎、韩国乃至突尼斯,去过无数国际书展的刘醒龙,将他国内书展的首秀给了上海。上海书展主会场选址展览中心让他感佩,“这是一个有文化含量的决定,无论巴黎还是伦敦,书展都在郊区,地处市中心的书展与市民和公众的日常生活更贴近,传播效果也更强。在书展遇到的读者让我惊讶,有人抱着10多本各种各样我的书过来,其中不少是市面上已经绝版的多年收藏,要不是编辑把我从人海中‘救’出来,我恐怕走不出会场了。”

作家;天龙八部;文学;写作;小说

寓言这种以虚构的故事说理喻事的文学言说方式,源远流长,在近现代更成为一种经典迭出的小说文体。除此之外,《蟠虺》还对侦探类型小说形式有所借鉴。一件国宝重器的得而失、失而归,凝聚了作家对当代中国社会文化、学术、学人品格及权力与学术的诸多感悟与思考,焦灼与呐喊,在权力、政治、学术、文化这些当代社会热点之外,更深入地触及了学人及政治家品格这个常常被遮蔽的深层问题,并且塑造了坦荡无私、惟诚惟真、敬业爱国的几代学人形象。曾侯乙尊盘这样的国宝重器在小说中更是一种功业与德行的象征,天造地设,唯有德者配之,这是刘醒龙通过《蟠虺》所传达的重要社会及人生感悟。曾本之终于获得真器,这个功业也正是在将“院士”这个头衔彻底放下,公开承认“脱蜡法”是错误之后的人格和德行境界的提升。

刘醒龙在本届书展上带来的是其长篇新作《蟠虺》。蟠虺是青铜器中一种常见的纹饰,以卷曲盘绕的小蛇形象组成连续不断的装饰。小说围绕春秋战国时代的青铜重器——曾侯乙尊盘展开,讲述这件国家级文物历经20余年失而复得的过程,对中国知识分子在当下的人格问题进行了文化反思。对普通读者来说,光小说名字就是一个生僻词,书中还有小学生楚楚用来刁难成人的30个与青铜重器相关的汉字,加上贯穿全书的一大争议,即曾侯乙尊盘究竟是用“失蜡法”还是“范铸法”制作,让没有金属铸造知识的人不好理解。有人疑问作家是否有意设置阅读门槛或某种暗示?刘醒龙摇头:“这是对读者的一种信任,信任他们的求知欲和修养。写书人不要低估了读书人,适度地增加一点阅读难度是对读者的尊重。”

图片 4

“蟠”是盘曲状,色如蚯蚓的多足小虫,“虺”是毒蛇和有毒的小虫。《管子》一书将它或它们与龙联系起来,说“上察于天,下极于地,蟠满九州”,这应该是早期“龙图腾”的起源之一。在《蟠虺》中,它是上世纪在湖北随州楚墓出土的曾侯乙尊盘外雕饰的基本构成元素。在曾侯乙尊盘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的离奇案件中,这个以真为假的构件起了重要作用。

湖北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刘醒龙今年第一次参加上海书展,昨天赶往海岛崇明参与分会场活动。小说的使命之一是为思想与技术都不能解决的困顿引领一条情怀之路,而读书是要让心灵更干净、灵魂更强大。

曾荣获中国两项最高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的作家刘醒龙近期推出最新长篇小说《蟠虺》,这部33万余字的作品讲述了一尊国之重器“曾侯乙尊盘”引发无数野心者相互争夺的故事,更写出了中国知识分子在名利和欲望面前,在各种纠结中是如何坚守内心底线的。

人非生而知之,作家是在不断地阅历和写作实践中生长成为参天大树的,贾平凹、余华、莫言是这样,刘醒龙也是这样,从小说《蟠虺》中我就揣摩到了他心灵境界的成长轨迹。另外,《蟠虺》还表明,文学切入现实,表现自己时代的成长与进步,思考与痛苦的方式也是多式多样的。这正是刘醒龙所给予今天的人们和当今中国文学的两点重要启示。

以乡土小说创作闻名的刘醒龙曾给文坛带来强大的“现实主义冲击波”,《蟠虺》的故事发生在武汉,因此被人认为是他的“转型之作”。“这是一种表象。”刘醒龙说,一个好的小说家不会只通过一部作品的内容表现所思所想,“写乡村要想到城市,而城市的靠山一定是自然、乡村,这样的作品生命力才旺盛。”刘醒龙说,从乡村转换到城市,他的写作“一点障碍也没有”,关键在于“内心最强大的核心没有变”。核心是什么?刘醒龙答:“对人的基本信任、对生命的尊重。对需要质疑的东西保持敏锐警惕,对真正值得信仰的东西充分信赖。”

□《蟠虺》中有很多悬而未决的伏笔,您会再写点什么,作进一步的解释和补充吗?

一件堪称国宝重器的文物丢失的重大案件及其侦破过程,是《蟠虺》的基本情节链。刘醒龙在这个侦破模式的旧瓶中,装进了对当今中国社会从权力到政治、从思想到学术层面的思考和感悟,揭示了“德行”对于个人与社会、学术与政治的重要作用和深远意义,寄寓了重大的现实和时代内涵。

刘醒龙在书展崇明分会场 龚健 摄

□您的创作多以乡土乡村为主题,此次《蟠虺》是您从乡村进入城市话语。请问以后的创作都要写城市题材了吗?

■本报记者 施晨露

□关于《蟠虺》,您在创作手记中写道,细节的叙述是小说的核心机密。您说的是这本小说,还是所有的小说?

■写完《蟠虺》自己也有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很难说会不会再作补充,这也要看相关小说资源是否足够。

■细节是天下小说的共同秘密。没有细节就没有小说,丢弃细节就是丢弃小说。叙事艺术的关键不是故事,而是充填故事框架的细节。故事是梅树的树干,细节则是梅树上一年当中只开放几天的灿烂花朵。赏梅其实是在赏花。

■写作中城市与乡村的差异,对作家来说,是二选一,还是二选二,都不是什么问题。影响作家的关键是内在情怀,与肉身所处的一切物质无关。那些缺少情怀的行尸走肉,放在哪里也不会有文学机缘出现。

《蟠虺》刘醒龙著

□采访人:夜雨(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

■与政治在某些方面交集是文学的魅力之一。这些年人们下意识地想将文学与政治作彻底切割,原因在于某些写作者的骨头太软。如果人活得都像《蟠虺》中的曾本之、马跃之、郝文章,不仅是政治,整个社会生活都会变得有诗意和更浪漫。文学与政治交集时,一定不要受到政治的摆布,相反,文学一定要成为政治的品格向导。

■受访人:刘醒龙

曾荣获中国两项最高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的作家刘醒龙近期推出最新长篇小说《蟠虺》,这部33万余字的作品讲述了一尊国之重器“曾侯乙尊盘”引发无数野心者相互争夺的故事,更写出了中国知识分子在名利和欲望面前,在各种纠结中是如何坚守内心底线的。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近日对刘醒龙进行了专访,听听这位勤奋且有风骨的作家如何看待他的创作和他眼中的文学。

本文由365bet赌城网上充值发布于历史百科,转载请注明出处:随笔为不可能一挥而就疲劳引领情怀之路,意气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