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历史百科 2019-11-10 14:2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365bet赌城网上充值 > 历史百科 > 正文

今年发力,改革牛鼻子

对上海而言,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在“破”“立”“降”上下功夫,破除制约创新和开放的制度性短板。这对于打响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个品牌”也是至关重要的。正是基于此,从2015年起,历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从时代背景、根本目的、主攻方向和本质属性等方面,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予以深刻阐述,要求“有力、有度、有效”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在“降”上下功夫,其中包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上海要在深化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推进社会治理创新、全面从严治党上做到有新作为,在加快建设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五个中心”的过程中着力构筑战略优势。

在6月13日召开的全国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强调,要始终抓住“放管服”改革这一牛鼻子,推动政府加快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打造便利、公平的市场环境,更大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推动政府治理体系现代化。

近期,各地区各部门纷纷在“破立降”方面作出新的工作部署:多地政府近日设立了今年去产能目标;发改委日前指出2018年继续下大力气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清理规范涉企收费、推进物流降本增效;交通部表示今年物流成本将降低超880亿元;工信部提出今年在建材行业推广先进适用的智能制造技术,试点示范“机器代人”,打造智能工厂等。专家指出,从这些最新计划安排来看,在“破立降”方面加大力度已经成为大趋势。事实上,考虑到中国坚决破除体制机制弊端,在经济体制改革上步子会再快一些,2018年,“破立降”势必会成为大文章。

供给;结构性改革;制度性;交易;上海;推进;权力;基层;科技创新;政府职能

近年来,国务院和各部门把“放管服”改革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先手棋”和转变政府职能的“当头炮”,坚韧不拔地推进政府职能转变。通过这场“深刻的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推动了政府职能的重塑,改革了以审批发证为主要内容的传统管理体制,革除了与审批发证相关联的寻租权力和不当利益,改变了与审批发证相伴的“看家本领”,推动政府加快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部署‘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工作时强调,重点在‘破’、‘立’、‘降’上下功夫。对此,我们需要有一个清晰的认识:‘破立降’主要是针对要素市场化配置进行改革,化解过剩产能,破除无效供给;强化科技创新,增加有效供给;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推动实体经济成本下降。‘破立降’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础保障,对提高供给体系质量非常重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对上海而言,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个重要的 方 面 就 是 在“破”“立”“降”上下功夫,破除制约创新和开放的制度性短板。这对于打响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个品牌”也是至关重要的。

更为重要的是,“放管服”改革通过政府减权限权,降低了制度性交易成本,换来了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的释放,对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加快经济发展新动能成长、促进扩大就业、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的支撑作用日益凸显。3年来,全国累计新增登记企业数量是商事制度改革前8年新登记企业的总和。根据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中国营商环境在190个经济体中的排名近年来持续提高。国家统计局去年四季度对全国9万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展的问卷调查显示,简政放权同创新支持、减税降费一起,成为企业获得感最强的三大政策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破立降”方面的成效已有所体现,特别是在2017年,中国交出了一份可喜的成绩单。以破除无效供给为例,钢铁去产能5000万吨左右、煤炭去产能1.5亿吨以上及煤电的5000万千瓦去产能任务均顺利完成;央企累计完成超过1200多户“处僵治困”任务,其中约有400户实现市场出清。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成功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是,在人口红利衰减、“中等收入陷阱”风险累积、国际经济格局深刻调整等一系列内外因的作用下,经济发展正进入新常态。在这样一个历史维度下,只有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优化产业结构、提升经济质量,才能真正提升国家竞争力;只有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有序进行制度变迁和政策转化,形成新的增长动力;只有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理顺体制机制,实现行政流程再造;只有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加快调整发展模式,重塑和发展优势产业,抢占经济制高点和话语权。

当前,我国经济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积极变化不断增加。“放管服”改革的成效有目共睹,但与经济社会发展要求和人民群众期待相比,差距仍然存在。如果说行棋开局重在“取势”,更需要壮士断腕的决心、勇气和拼劲,如今改革棋至中盘,进入了攻坚期和深水区,制胜关键在于“取实”,必须以一抓到底的韧劲做出更多、更有效的努力,让各项改革落地生根、取得实效,这将是一个艰巨而复杂的过程。

从增加有效供给来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去年底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在全球制造业创造的价值链中的地位稳步提升,中国提供的高技术附加值产品和服务稳步增加。此外,有机构测算,新动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已超过30%。

正是基于此,从2015年起,历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从时代背景、根本目的、主攻方向和本质属性等方面,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予以深刻阐述,要求“有力、有度、有效”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做好今年的“放管服”改革,重点是做到五个“为”——为促进就业创业降门槛、为各类市场主体减负担、为激发有效投资拓空间、为公平营商创条件、为群众办事生活增便利,正是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整体布局下一步的“放管服”改革。要围绕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各部门要在年内制定出台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在更大范围推广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试点,实现“双随机、一公开”监管全覆盖。

至于“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程瑜表示,2017年的减税降费措施,包括继续推进营改增、简化税率结构、清理规范收费,以及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持创新发展、改善民生等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大幅降低企业的税费负担,由此实现甚至超过了全年减税降费1万亿元的目标。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在“降”上下功夫,其中包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制度性交易成本对市场经济能否有效运作有着直接的影响,也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和一大难点。

“放管服”改革事关全局、利在长远。只有进一步做好简政放权的“减法”、加强监管的“加法”和优化服务的“乘法”,让审批更简、监管更强、服务更优,才能营造出更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办事创业环境,为企业和群众打开便利之门,为经济发展注入活力之源。

发力“破立降”,如今全国多地开始明确最新目标,对2018年工作任务作出部署。不破不立,在“破”与“立”方面共同发力成为了多地政府的选择。

所谓制度性交易成本,是指企业遵循各种法律、法规、规章、制度、政策等需要付出的成本。新时代,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要以“放管服”改革为核心内容。就此而言,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

2018年,云南省要压减粗钢产能27万吨,退出煤炭产能58万吨,对13类落后小煤矿,坚决做到应去尽去,同时提出要形成几个新的千亿元产业。天津市明确全年处置“僵尸企业”260户,同时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山西省将退出煤炭过剩产能2300万吨、钢铁过剩产能190万吨,淘汰煤电机组100万千瓦以上,同时提高煤炭先进产能占比,推动钢铁、有色、焦炭等产业向中高端突破……

事实上,“放管服”改革也被社会各界视为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的“先手棋”、转变政府职能的“当头炮”。当前,“放管服”改革进入深水区,既要打好攻坚战,也要打好持久战。由此,才能进一步为经济社会发展凝聚强大动力,才能充分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就上海来讲,推进“放管服”改革,还是打造良好营商环境的必由之路。

在“降”方面,今年多地瞄准了“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清理涉企收费、加大对乱收费的查处和整治力度”。四川省提出将继续深化“放管服”改革,最大限度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和企业税费负担,力争为企业降成本和减负担500亿元以上。云南省将确保降低实体经济成本780亿元左右,继续清理不规范的中介服务,取消“红顶中介”,推进行政机关与协会、商会彻底脱钩。浙江省将进一步削减涉企涉民办事费用,降低企业用电、用气、用水、物流、融资成本,力争全年为企业减轻负担1500亿元。

首先,要把着力点放在塑造良好的政商关系上。

值得注意的是,各地聚焦“破立降”的同时,目前多个部门也在制定一系列政策措施,全面发力“破立降”。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近日介绍,2018年,发改委将持续推进降成本工作:一是继续下大力气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重点是深化“放管服”改革;二是继续下大力气清理规范涉企收费,降低企业用电成本、电信资费以及交通和物流领域收费;三是继续下大力气推进物流降本增效。

良好的政商关系维护,是企业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基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政商关系获得很大发展,新型政企关系正在形成,政府职能边界不断明晰,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不断提高。相应地,企业承担的制度性交易成本不断下降。

工信部指出,今年将抓好重点地区去产能,指导地方以处置“僵尸企业”、去除低效产能为重点,力争2018年提前完成“十三五”钢铁去产能1.5亿吨的上限目标。

但是,一些老问题的存在、一些新问题的出现,对企业降成本也构成了不小的阻力。一是“卡、要”现象仍然存在。二是“不作为”的现象仍然不同程度地突出。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深入,少数政府部门和领导干部又走上另一个极端:他们对商家敬而远之,该办的事不办,生怕被冠以“权、利输送”之名;商家到政府办事时,“门好进了、脸好看了,事却难办了”。这其实是一种懒政。三是法规惩罚弹性大。从这个角度来看,将“放管服”改革作为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的“牛鼻子”,有利于营造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维护和完善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今年各地区各部门还要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持‘三去一降一补’五大重点任务的同时,要加大‘破立降’,破除无效供给、增加有效供给、降低生产经营成本。”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

其次,要把着力点放在推进权力的良性运作上。

张立群指出,当前,我们依旧有不少制约发展活力和动力的体制机制障碍,必须加大力度破除这些障碍,不断完善制度。事实上,2018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加大力度,在经济体制改革上的步子肯定会再快一些,其中,要素市场化配置就是一个重点。这要求我们必须做好“破立降”这篇大文章,推动高质量发展。

政府权力运作不畅,是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面临的关键阻力。当前,政府权力运作的“梗阻”现象主要表现为:

一方面,降成本的政策在一些地方、一些基层存在落实难的情况,上面政策和下面执行依然呈现“两张皮”现象。

另一方面,权力下放基层后,存在“接不住”或“不想接”问题。中央将行政审批权下放到地方以后,减少了中央部委的审批程序和时间,但并没有彻底解决基层的审批效率问题。甚至,在审批权力增加以后,一些地方的审批时间反倒延长了。

有企业反映,以前跑一周能办完的事,现在网上申请要一个月才能批下来。原本是提高效率的网上申报却变成企业口中的“耽误时间”,没有充分发挥网上办公自动化、协同化、效率化的优势。

此外,降成本政策在实施过程中还面临缺少配套细则等问题。即便有许多相应的政策解读,但对企业来说,仍然难以理解和把握,也就导致较难操作。

最后,要把着力点放在改进和创新社会治理上。

上海要在深化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推进社会治理创新、全面从严治党上做到有新作为,在加快建设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五个中心”的过程中着力构筑战略优势。

为此,需要全面深化改革、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需要更好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同时,要更多、更好地发挥社会力量作用,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改进和创新社会治理,努力形成全面创新发展的社会环境,激发全社会的创造活力和积极性。

按照中央要求、结合上海实际,上海于2014年把“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列为一号调研课题,并连续三年将这项工作列为重点推进和督查的工作。每年都召开工作推进会,持续抓推进抓落实,出台《关于进一步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意见》 及6个配套文件,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绩。但也应看到,在区域化党建、社区共治、居村自治、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深化镇管社区、优化社区服务等领域仍有提升空间。对此,可以将“放管服”改革作为抓手,以大调研为平台和驱动,练好改革功夫,让“民有所呼、我有所应”。

(作者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彭辉 工作单位:

本文由365bet赌城网上充值发布于历史百科,转载请注明出处:今年发力,改革牛鼻子

关键词: